-此文配對為影山x榎本径

-此文是來搞笑的 如有任何冒犯請見諒

-可能有雷(!)

【一】

一切都完結了。

在他結束了與青砥純子的通話後,他清楚的明白自己想要的是自由,而不是要一個無形的密室去困住自己。

さぁ......

聽說最近新加坡有一個關於鎖的展覽會,所以榎本二話不說便用手上剩餘的金錢購入了一張前往新加坡的單程機票,提著一個脹鼓鼓的袋子,往登機口走去。

 

這片土地,也許再也不回來了吧......

 

* * *

    「お嬢様、請慢走,小心不要像上次一樣絆倒了。」影山好心的提醒正在準備下車的大小姐。

「影山、我才不會絆倒的好不好!!」才剛說完這句,寶生家的大小姐便在步出車門的那一殺那完美地絆倒了。

寶生麗子趕緊整理好自己的儀容,然後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似的,從地上站起來。

「影山、剛才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お嬢様、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啊。」影山完美的笑容掛在他的臉上。

「對啊、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影山我們走吧。」

「お嬢様、待會要是妳在展覽會的開幕典禮又像這樣絆倒的話,絕對會上明天的報章頭條喔。」影山依舊維持著那完美的笑容,善意的提醒了大小姐。

「影山!!!你再說一句關於絆倒的事,我絕對會開除你的!クビクビクビクビクビクビクビクビクビクビ!」

「大小姐、妳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妳看看船上的船員都見證了大小姐妳絆倒的一刻了。」

「影山你給我閉嘴!!クビクビ絕對クビ!我就知道你不會這麼好心裝作什麼都沒有看見的!」寶生生氣的叉著腰說著。

「大小姐、請容許我提醒一下,妳繼續クビ的話就趕不上這船了。

「影山你!!!」

 

***

寶生麗子在沒有絆倒的情況下,終於成功的完成了開幕典禮的儀式。

「啊、真是煩人啊。到底要穿哪一件衣服好呢?這件還是這件好呢?」

「大小姐穿哪一件都無所謂吧。」影山托一托眼鏡說道。

「也是呢。穿哪一件都顯得我多麼好看。」

「咳咳、我想大小姐妳誤解了我的意思了。」影山自帶著有些奇怪的笑容。

「啊難得可以拋下工作來到新加坡,到底要穿哪一件才好呢?」寶生大小姐決定無視掉影山笑容背後的含意,以免破壞自己難得的休假心情。「影山、你就留在展覽上好好看管著父親借出來展覽的鎖吧。我就慢慢去參加新加坡的不同舞會好了。」寶生大小姐絕對不容許影山陪著她去舞會一邊毒舌自己。

寶生大小姐覺得自己想出這麼一個好的借口實在是太聰明了,想到這裡忍不住傻笑起來。

「お嬢様、我明白了。但可不可以請妳收起妳奇怪的笑容,我恐怕會嚇走舞會上的客人喔。」

「影山你給我閉嘴!!!!クビクビクビクビクビクビ!」

 

***

榎本看著不同種類的鎖,不禁深深的想到,自己沒有來錯地方了。

這裡的鎖就夠他研究好幾個月了,如果可以帶走一個就更好了。

以上為榎本小鎖匠掛著無聲的耳機時內心的OS

 

這個展覽會的規模很大,分為不同的部分,其中有一區域更是關於「世界上最難解的鎖」。這樣的區域自然會吸引熱愛解鎖的小鎖匠了。

區域的中心放置了一座看似沉甸甸的鎖,看上去有一定的歷史。鎖的後方有著一個奇怪的男人,一個穿著黑色的執事服,鼻粱上架著一副銀框眼鏡,光亮的額頭就這樣露了出來,加上他臉上掛著奇怪的笑容,稱他為一個奇怪的男人已經十分客氣了。這人根本就是個cosplay變態嘛。

但吸引了榎本目光的並不是那個男人奇怪的衣著,而是那個男人好像在研究著那古老的鎖,並且用著專業的工具嘗試著解鎖。

 

但最最最吸引榎本小鎖匠的並不是遇見疑似的行家,而是那個奇怪男人把專業的工具拿反了,這樣可是會毀了如此完美如此有價值的鎖啊。

 

出於對鎖的熱愛,榎本小鎖匠覺得無論如何也要去提醒一下那位cosplay愛好者。

 

-TBC.

 

咳咳、我回來了(?)

這文是放了很久的梗LOL請不要介意

雖然我不知道這裡還有沒有人(苦笑

-ren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na★れな。 的頭像
rena★れな。

夢でいいから

rena★れ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