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けるのは 君がいるから
入坑前請注意。 ○更新速度極緩慢 ○可能有坑TAT ○老梗 ○作者的文筆鍛煉中 就這樣:D如果不介意的話歡迎入坑XD歡迎催文XDD

【潤二】顏色的交集(1)

-人物背景設定架空

ˇ微櫻相

 

  松本坐在咖啡店裏,不斷的喝著桌上那杯意式濃縮咖啡。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杯了,那是因為松本在之前已不斷的要求續杯。

  而坐在松本對面的相葉看著松本不斷的續杯,反應也只是奇怪的側了側頭,然後問了問站在一旁的櫻井,「翔ちゃん、到底松潤在做什麼啊?把我們叫出來看他喝咖啡嗎?」

  「其實我也不知道,你問問他吧、雅紀。」櫻井心不在焉的回應著相葉的問題,然後偷偷吻了相葉的臉頰一下。

  ちゃん、你做什麼啦。這裡可是咖啡店來的。」雖然相葉是這樣說,但其實話裏一點討厭和責罵的語氣也沒有,作用只是令櫻井繼續他的行為而已,還有令坐在這對正在甜蜜中的情侶旁的松本變得不耐煩而已。

  「你們是想怎樣,我已經夠煩了,叫你們出來不是要你們來煩我。」松本不耐煩的說道。

  「松潤好兇哦、翔ちゃん。」相葉繼續用甜膩的聲音向他的翔ちゃん說著。

  「才沒有煩你呢。」櫻井一臉委屈的說,又接著說「那麼松潤叫我們出來是要幹什麼的呢?

  松潤在煩什麼嗎?告訴我跟翔ちゃん嘛,我們會幫你分憂的哦。

  「分憂嗎?松本疑惑的說道。

  「就告訴我們吧,只少比我們在這裡看著你不斷的喝咖啡好。」櫻井說道。

  「......唔、那個、我明天要工作。」

  「...... ......」

  「所以呢,松本檢察官。」櫻井終於打破沉默。

  「被告的律師是他。」松本幽幽的說了一句。

  「誰啊?」情侶異口同聲的問道。

  「二宮和也。」

  「小和嗎?我也好久沒見小和了,我明天也可以來嗎?我好想小和啊。」

  「不行!雅紀。不可以去見二宮。

  「為什麼、翔ちゃん?」

  「這個二宮和也已經不是我們所認識的NINO了。」櫻井說話的語氣又帶點悲哀在當中,但相葉並沒有理會。

  「不要!小和就是小和啊,無論小和變成怎樣他也是我的小和!而且無論怎樣我也相信小和,小和並不是你們想像中的人!葉激動的說道。「松潤、你也是相信小和的對不對?

  「...... ......

  「回答我啊、松潤。」

  「我......我......」松本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他也是想相信二宮的,可是二宮的所作所為已經令他很懷疑真的要相信二宮嗎。他的信心開始動搖,因為他真的開始覺得二宮不要他所認識的二宮了,以前一幕又一幕的回憶都告訴他二宮不是一個這樣的人,他所認識的二宮不會知道自己所辯護的被告是有罪後仍替被告辯護的。可是,他真的很想相信二宮,所以他一直替二宮想不同的理由。但是,他真的相信二宮嗎?他也很想問自己這個問題。

  「如果連松潤也不相信小和,那麼還有誰相信小和。小和知道一定很傷心啊。」相葉的聲音已經略帶哭音,快要哭了。

  「翔ちゃん也是相信小和的對不對?」

  「雅紀、我沒有辦法相信NINO。他實在太過份了,松潤也為NINO付出了這麼多,可是NINO現在真的是......」

  「翔ちゃん、我無論如何也是相信小和的。所以明天我是一定會去的。」相葉現在已經開始眼泛淚光了。

  「雅紀、不要去好不好?我知道你很喜歡NINO,可是NINO已經不是以前跟我們一起在大學法律系中讀書的NINO,也不是那個跟我們一起去花火大會的NINO,已經不是那個跟我們一起的NINO了。

  「翔ちゃん、我沒有辦法不相信小和。所以,我是一定要去的。ごめんねぇ翔ちゃん」說完後,相葉就已經從咖啡廳中跑出去了。

  「雅紀!」就在櫻井正想跑出去把他的雅紀追回來的時候,他便發覺松本正緊緊抓著自己的衣袖口,雅紀應該只是跑回家而已,但眼前的男人現在應該更加需要自己,所以還是先開解眼前的松本吧。

  「相葉ちゃん說得對,我應該相信かず的,我不應該曾經懷疑過他的。我是不是做錯了、くん

  「不相信NINO也是正常的啊。其實潤くん也為NINO付出了很多,你自己也知道的啊。為了NINO而跟父母吵架,你已經做得夠多了。而且,我這次真的不相信NINO,他已經變了。

  「其實我還很掛念他。」

  「潤......」

  那段記憶好像只是不久前發生似的。

  那一天,松本醒來後發現二宮不在旁邊,最初松本也沒有什麼反應,以為二宮應該只是去了浴室之類的地方,可是當松本下床後找遍整間屋也找不到二宮的時候,他開始有不祥的預感。打電話給かず,可是電話中的機械式女聲說著並沒有此用戶的時候,松本便開始不安了。這時候,松本還想著かず應該只是出門去而沒有告知自己吧。

可是當他等啊等,在等待的過程中,他第一次覺得二宮對自己如此重要,他第一次感覺如此慌張,第一次這麼害怕失去一個人。他打遍所有二宮認識的朋友的電話,可是沒有一個人見過二宮。而跟二宮認識最久的大野也與二宮一樣,有機械式女聲說著沒有此用戶。他真的很害怕,而櫻井和相葉更陪著自己。可是一晚過去了,二宮沒有回來;兩晚過去了,二宮也沒有回來。

報警了,可是警方並沒有任何消息。

警方告訴他們,二宮走的這麼徹底,也沒有任何線索留下,也沒有人發現過二宮的行蹤。這樣,只有一個可能性,就是二宮不辭而別了。

連跟二宮認識最久的大野也被警方認定是協助二宮離開的人,因為大野也是走的這樣徹底。

沒有一句話,也沒有任何一隻字留下。二宮就這樣消失了,留下的只有曾與松本拍過的照片。留下的只有滿腦子的回憶。

但是其實他們仍期望著二宮有一天會回來。

只是這個期望在一年後絕望的徹底消失了。

 

那是一個嚴寒的冬天的早上,松本很早就起床了。那是自從二宮離開後養成的習慣,因為他每天早上都會期待二宮有一天會回來,這樣他就可以成為第一個看見二宮的人,這樣他也可以緊抱著二宮,然後慢慢訴說自己對他的思念。

只是他一直也沒有這樣的機會,因為二宮從來沒有回來過。

這樣做也是因為如果那一天他早點起來的話,也許二宮就不會離開他了。

在這樣的一個早上,突然一道刺耳的電話鈴聲再加上電話放在桌上的震動聲音令松本不得不注意它。松本不耐煩的把電話接聽,看了看來電顯示,來電者是正在外地工作的櫻井。

「怎麼了、翔。這麼快便掛念你的雅紀?你們不是昨天才談了很久嗎。」一接聽,松本就立即吐糟櫻井。自從二宮離開後,櫻井和相葉就搬進了以前松本和二宮的家。為的就是希望松本不要在以前與二宮充滿回憶的家中胡思亂想。

「潤......怎...怎...麼辦,我看...看...見NINO了。」櫻井的聲音聽上去非常慌張。

「翔、什麼...你在哪裡?你真的看見かず了?」松本雖然聽著這個震憾的消息,但他還是盡力保持冷靜,問著櫻井。

「...我在美國華盛頓。」話筒裏頭的人嘗試保持冷靜,吸了口氣才慢慢敘述著整件事。櫻井在完成了委託人交給他的工作後,離開了法院。就在他步出法院的正門時,發現有不同的媒體正爭相圍著同一個地方,大大小小的攝影機、相機,甚至連錄音機也有,人群中有很多記者和攝影師,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向著同一個方向。

櫻井並不是一個好奇的人,所以他並沒有理會堵塞著正門的人群,就在他打算另找其他的出口離開時,他聽見了在法院裏工作的秘書的閒聊。

「想不到真的有這麼多記者啊。」

「這可是現在最受外界關注的案件,怎會沒有記者呢。」

「也是哦。不過這件案件最受人關注的應該是辯方律師。聽說是個日本人,好像叫二什麼......啊、是二宮對吧。日本人的名字我可記不住呢。」

櫻井聽到這裡便停下了腳步,唐突的用英語詢問了那兩位秘書,「不好意思,我不是有心聽兩位的談話,但我想問一下,請問你知道那位辯方律師的全名嗎?」

「...你記得嗎?我真的忘記了。」

「讓我先想一下......好像是二宮......和...和也對吧?」

「好像就是叫這個名字呢,想不到你真的記得起來,我可是完全不記得呢。」

「那位律師,只是一個新人,但他竟然把這案子接下了。大家都在好奇這位律師的來頭呢。」

「對啊。其實外界都知道被告是一名頂尖的罪犯,只是一直沒有被人找到犯罪證據。正常來說,被告一定不會主動接觸這位律師,我想一定是有人把這位律師介紹給被告吧。」

「明天報章的頭版新聞一定又是這案件了。」秘書小姐很快便把話題轉換成‘今天晚餐要吃什麼’了,留下呆住了的櫻井離去了。

櫻井站在走廊的一旁,想著剛剛秘書們所說的事情。那個二宮和也真的是我認識的二宮和也嗎?櫻井想著。

這個世界這麼大,有一個和二宮和也同名同姓,而且又是律師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啊。而且最重要最重要的是他所認識的NINO才不會做出這種事呢。

櫻井想清楚了,所以他也不太在意『那個』二宮和也了。

櫻井打算離開法院了,可是他忘記了正門有著一大堆記者,所以他又再度向著正門走去。

等待著他的是衝擊的事實。

 

「......」

櫻井看見了,看見了他所認識的二宮和也,也是松本在家裏日盼夜盼也希望他回來的かず

二宮手上拿著一個公事包,身上穿的是沉穩的黑色西裝,眼神已經變回了櫻井剛剛認識的二宮的模樣,只有嬌小的身影沒有轉變,然後背部和以前一樣是微彎的。可是除了這些,二宮有很多地方都不同了,變得不像二宮了,不像櫻井和相葉所認識的NINO了,更不像松本的かず了。

二宮正向櫻井的方向走去,櫻井正打算要不要打個招呼的時候,二宮已經無視他走了開去,而走在二宮身後的正是與二宮一起消失的大野。

「NI...NINO...」櫻井對著二宮的背影叫了一聲,只見二宮立刻停下了腳步,遲疑的向他的身後看了看,看見櫻井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但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沒有帶有任何感情的眼神。

「NI...NINO...」櫻井又叫了一聲。

二宮並沒有回應櫻井,旁邊的秘書問了二宮一句「你認識這位先生嗎,二宮さん?」,二宮小聲說了一句「不,我不認識。我們走吧。」

可憐的櫻井又被人留下了,而且櫻井這時的表情已經很奇怪了。

他不明白,因為他很肯定剛剛的男人是他所認識的NINO,只是NINO說不認識自己。為什麼?

櫻井平常很有用的大腦呆了十多分鐘才得出一個結論,就是NINO他真的走去替真正有罪的人辯護。

「不過這只是假設來的,不要胡思亂想了,櫻井翔。」櫻井努力的告訴自己。櫻井是相信二宮的,可是當他找尋二宮所辯護的被告的背景,發現他真是一個有名的罪犯,他開始感到奇怪了。但是他選擇相信二宮。他認為NINO只是不知道對方的背景所以才對方辯護。

所以他把所有他知道的都告訴在日本的松本了,包括他的推測。

松本也選擇相信二宮。

只是整件事情有太多地方不能解釋。

 

所以後來有更令他們絕望的真相和事實,令他們不得不放棄相信二宮這個想法。

 

-TBC

 

很糟糕真的很糟糕。這篇我已經改了很多次,是由櫻二變成了潤二。但是內容改變竟然可以沒有太大XDD後面怎麼有櫻二的feel(喂#

其實我不太寫得出櫻二……但我是櫻二飯來的(笑)

其實我也很愛潤二XD

啊、對了XD這篇大概走虐的路線,但是我這個人不太肯定自己能寫得出虐的文(喂#

最近應該會努力打文的了←最近這女人太閒

其實對自己沒有太大的信心啊。

(3913)

Ren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na★れな。 的頭像
rena★れな。

夢でいいから

rena★れ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藍
  • Rena,我是無意間闖進來的nino飯:)
    好開心又讓我找到一篇潤二的文章!!!
    我叫阿藍,請多指教=ˇ=

    這一篇目前為止還看不出進展@@
    不過對於nino的突然轉變非常好奇
    看前一篇nino的自語,不像是因為不愛而離開...
    所以 當二宮律師遇到松本檢察官時會發生什麼事呢=ˇ=?
    尤其是明顯為"共犯"的大野先生....=口=
    希望松潤冷靜XD

    那麼,我以後會常常來打擾了>艸<
  • 對不起喔wwww這麼遲才回覆,請你原諒我
    我會默默的跪地認錯的了
    阿藍你好:)很高興認識你真的。
    很好奇阿藍是怎樣闖進來的,因為其實沒有想過這篇也有人看的,所以在看見有留言的時候真的很驚訝XD但看見留言的時候也很感動,畢竟現在會留言的人也不太多,也謝謝阿藍的留言給了我信心哦。
    NINO是因為一些原因啦才會這樣做的(廢話
    大野先生後來也是關鍵人物來的
    只是我下一篇還未寫好,但看見阿藍的留言又有動力去打文了XD所以現在跑去打文了XD
    很高興認識你哦:)那麼以後也請多點來打擾我,也歡迎你來喝茶哦(笑)
    那麼請多指教了:)

    rena★れな。 於 2011/07/19 20: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