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翔ver.きずな(上 )

【偽】櫻井翔30歲賀文。

大野智月9賀文

FRESHNET一週年賀文←不要亂來XD

無內容賀文。

*微潤雅。

我要走文藝風XDD←大概失敗了

 

1.

  微風輕輕吹過,又悄悄的離開。

  春天就這樣無聲無息的離開,唯一證明春天曾經存在的大概只有落在地上的幾片櫻花花瓣。接下來的就是夏天的來臨了。

  夏天,一個有著蔚藍的天空,有著軟綿綿的白雲的季節。

  它,更有著一片水藍的大海。

  它,就是夏天,一個屬於海的季節。

 

  

  櫻井翔,一個平凡的上班族。每天的生活就是上班吃飯然後下班,在週末的時間也不是在家中當宅男就是回公司上班。

  這樣平凡的他每天都在重複著這幾件事情。

  人生對他來說不過就是如此。

  他,就是這樣的平凡。

 

2.

  凝視著天上的白雲,大野的表情呆呆的,思緒又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夏天又來了」,熾熱的太陽仿佛在跟他說。

  那就是魚的季節又來了嗎。大野是這樣想的。

  夏天大概很適合釣魚。

  大野智,一個屬於海的男人。

  他,31歲,是一個平凡不起眼的麵包店老闆。平常的嗜好就是釣魚睡覺畫畫,還有麵包。

  這是他的人生。

  在別人眼中不起眼,幾乎不會記得他的樣子,是在路上隨便逛逛也看得見的樣貌。認識他的人會覺得他是一個謎樣的人物,有著很奇怪的嗜好,可是做什麼也很完美的一個人。

  小時候的夢想是當麵包店老闆,與別的小孩的夢想大大不同。他不去當教師,不去當律師,卻去當麵包店老闆。

  「這是一個奇怪的人」一直被這樣說著。

  他的奇怪卻突顯出他的不同,也突顯出他的不平凡。即使他在別人眼中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一個平凡的麵包店老闆。

  可是本人卻一直沒有自覺自己的不平凡。

 

  大野智是特別的。

  這就是他,大野智。

  大野智也就是他。

 

3.

  他,平凡得可以。

  他從沒談過戀愛。

  樣貌只是一般的他一直相信,緣份要來的話一定會來。

 

4.

  他,沒談過戀愛。

  也沒想過談戀愛。

  人生只要有釣魚和麵包就可以了。他是這樣想的。

 

5.

  藍綠色的海水,萬里晴空。

  這簡直是一幅圖畫,構圖漂亮,每一樣元素都恰到好處,誰都不會搶了誰的光芒。

  櫻井翔此刻正身處在這幅圖畫中,可是他一點也不享受,只在想著一切到底什麼時候完結。

  沙灘上,到處都是嬉戲的人群,從上空看大概只會看得見密密麻麻的黑點吧。

  沙灘上幾乎沒有空的位置。

  眼前漂亮的景色他完全看不見,他只看見一大堆的人在他的眼前晃來晃去。他只想快點離開這裡,悶熱的天氣令他感到難受。

  

  相葉くん、你到底去了哪裡啊──

  

  櫻井在心裡呼喊著。

 

6.

  人好多。

  果然就不應該睡覺的。

  已經看不見大海了,都被一大堆黑壓壓的人影遮住了。

看不見大海,精神實在提不起來。

釣魚什麼的就算了吧。

 

大野難得的放棄了釣魚想法,夏天雖然可以令大野興奮無比,但偶而也會令人心情低落。

 

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已經不想去釣魚了。

今天,是特別的一天吧。

 

7.

已經受不了了!

相葉くん不是去買飲料的嗎,怎麼這麼久還不回來!

電話也不帶就出去了,怎樣也找不到他。

莫名其妙的把自己叫出來已經很奇怪了,去的還要是海水浴場。想起要在炎夏中去海水浴場就已經覺得很討厭了。

 

櫻井站起來,放棄了好不容易才霸佔到的位置,離開了這令人討厭的地方。

 

8.

不想去釣魚的話那就回家睡覺好了。

  大野這樣想著。

  大野朝著車站的方向,滿心歡喜的走過去。

 

  車來了,車走了。

  大野依舊呆站在車站的正門前。

  沒有零錢,沒有紙幣,唯一的錢已在來程時花光了。

  沒有錢也就不能回家睡覺了。

  大野呆呆的看著車站前川流不息的人,腦袋完全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出來。

 

9.

櫻井不耐煩的向車站的方向走。

他不要再找下去了。

在這炎熱的天氣下找人簡直是一項苦差,又浪費他的時間,他現在就要回家,享受一下在空調下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喝酒的生活,跟這炎夏的海水浴場說掰掰。

 

車站充滿著人。

櫻井辛苦的擠進人群中。

正想買車票的時候,電話響了。

 

翔ちゃん、你在哪裡啊?」

「這個問題不是應該我問的嗎?」無奈。

「我去買飲料啊,你不是知道的嗎?」

「你到底去了哪裡買飲料啊?我在附近買飲料的地方也看不見你,又聯絡不了你。」

「對不起嘛、我現在在海水浴場的咖啡店啊你快點過來吧!」

「喂...

嗶──

通話完結的聲音在櫻井耳邊響起,他只得認命的走回海水浴場。

 

走出車站時,櫻井不小心碰撞到別人。

「對不起。」

看見對方沒反應,櫻井又繼續向前走。

 

10.

啊、松潤。

  大野突然想起松本就在這附近開店,去那裡睡覺不就可以了嗎。

 

對、那就去吧。

 

11.

櫻井走回海水浴場,人絲毫沒有減少的跡象。

相葉所說的那家咖啡店真的很容易找,已經成為了海水浴場的地標之一。

咖啡店外有著長長的人龍,這家咖啡店在這炎夏的日子也開始賣起了不同種類的飲料,很受遊人歡迎。

櫻井正在苦惱著要怎樣進去的時候,電話又再度響了起來。

翔ちゃん!」

「我到了,你在哪裡?」

翔ちゃん快看上來!我看得見翔ちゃん喔。」

「欸?!相葉くん你在哪裡?」

櫻井下意識地抬頭向上望,看見相葉的頭從咖啡店上方的一扇小窗伸出來,並熱情的揮著手。

翔ちゃん~我在這裡~」

「我知道了。」實在跟不上相葉的情緒,櫻井只是冷靜的說道。

「我下來找翔ちゃん吧,這裡很難進來的。

「欸?!為什......」不等櫻井說完,相葉便把電話掛斷。

 

不消一會兒,相葉便衝到櫻井的眼前,熱情的拉著櫻井的手,帶他進入店內。

當櫻井定過神來,他才發現相葉帶他進入的地方不是咖啡店的營業範圍,眼前的是客廳,擺放著不同的傢俱。

而且身旁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濃顏的帥哥。

 

12.

大野苦惱的走著。

雖然自己經常去松本的店,可是他現在真的不知道自己現在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松本的店在哪裡。

身旁都是人,他想找個人來問路,可是他忘記松本的店叫什麼名字了。

 

到底在哪裡?

大野苦惱的想。

 

13.

「相葉くん...這裡是?還有這位是?」櫻井指了指身旁的濃顏帥哥。

「他是松潤啊,這裡是松潤的家。」

松潤嗎......

他跟人第一次見面就這樣叫他好像不太好?可是要怎樣......

「你好,我是松本潤,是樓下咖啡店的老闆,這裡是我的家。」松本有禮貌地向櫻井說道。

「啊、松本さん,你好。你跟相葉くん認識很久了嗎?

「我們剛剛認識的。」

「哦...... 欸?!你們才剛剛認識?!」

「是哦翔ちゃん,剛剛我在買飲料時沒有帶錢,又迷路了,幸好遇見了松潤,他請我在他的咖啡店坐一會兒啊,可是他的咖啡店很多人所以就上松潤的家了,然後我才問松潤借電話打給你的。」相葉說道。

「你啊......怎麼可以這樣麻煩松本さん的啊......」櫻井無力的說道。

「不要緊的,也沒有麻煩到我,是我主動幫助雅紀的。」松本替相葉說話。

「是哦、翔ちゃん」相葉用甜膩的聲音說道。絲毫沒有留意到松本的眼神變得凌厲起來,相葉繼續說道。「松潤真的很好人哦。」

「嗯......」接收著松本的凌厲眼神,櫻井說話的聲音也變得微弱起來。

 

14.

站在路中心,大野向前看了看,向後又看了看。

這裡到底是哪裡?

大野無視途人厭惡的目光和推撞,繼續思考著。

 

15.

櫻井小心翼翼地喝著玻璃杯內的冰涼橙汁,用吸管用力的喝著橙汁,使得幼細的吸管也凹下去了。

相葉正在與松本熱烈的談著話,松本則用寵溺的眼神看著相葉。

 

無論怎樣,櫻井都覺得這個時候他不應該存在於這個空間,偶爾接受著松本那厭惡的眼神。

翔ちゃん、你要不要吃這個?」相葉在這時候也不忘照顧一下櫻井。

又來了。

松本的眼神。

彷彿在告訴自己『你不要再妨礙我了』,櫻井害怕的縮了縮身子。

 

16.

啊、對了。

電話、打電話給松潤。

『嘟嘟嘟......

もしもし......

「我是智,我現在在海水浴場附近,想去你那裡睡覺可是我迷路了。」

「你在哪裡啊?我來找你吧。」松本無奈的說道。

「我不知道......」大野用力的吸了吸鼻子。

「你附近有什麼建築物嗎?」

「唔......好像有一家西餐廳。」

「好吧、你站在西餐廳的正門前不要走開,我來接你吧。」

「嗯......

「雅紀我要出去一會,很快回來的。」電話裏有著松本漸遠的聲音,可是大野沒有理會,把電話掛掉。

 

17.

「雅紀我要出去一會,很快回來的。」

 

松本接到一個電話後便急忙出去了,偌大的房間只剩下櫻井和相葉兩人。

「松潤真是一個好人啊!」相葉這樣說道。

「有嗎?我怎麼不覺得。」櫻井小聲的說著。

「欸、翔ちゃん你剛剛說什麼?」

「啊、沒有什麼哈哈哈。」附送幾聲奇怪的笑聲。

翔ちゃん、你覺不覺得松潤很帥哦?」

「哈哈哈,是哦,我也這麼覺得。

「有什麼好笑的啦翔ちゃん

 

18.

呆呆的站在西餐廳的正門前,一切都在流動可是只有自己靜止著,這種感覺還真是說不出的奇怪啊。

リーダー?」

「啊、松潤。」帶著重重的鼻音,甜膩的聲音慢了接近一拍才響起。

「怎麼又發呆了啊,這樣我會很擔心你在街上被人拐帶了的啊。」

うん.......

「好啦,快點回去吧。」不要妨礙我與雅紀約會,這句松本當然沒有說出來。

 

19.

ただいま、雅紀。」

お帰りなさい、松潤。

 

櫻井無奈地接受了自己已經被人無視掉的事實,但是還是禮貌地向松本點了點頭,此時才發現松本身後還有一個人在,皮膚黑黑的,看上去就感覺就很可愛,呆滯的眼神,眼睛像是沒焦點似的。

雖然那個人幾乎連一句話都沒說過,很容易令人無視掉他,可是櫻井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沒有離開過。

 

好可愛。

 

目光似乎再也離不開他了。

 

那個人的眼睛終於回復焦點,目光直直的看著櫻井。

 

櫻井下意識地回避著那個人的目光,低下頭默默的看著地下。

 

20.

松本帶著大野回到了咖啡店。

 

感覺松潤好像很忙呢,還是不要妨礙他好了,快點去睡覺好了。

 

推開一道棕色的木門,松潤大聲的向裏面說「ただいま、雅紀。」

お帰りなさい、松潤。

好奇地向裏面看了一看,只見房內有兩個人,一個有著淺棕色頭髮的男人,應該是叫雅紀吧?另外還有一個男人,低著頭,看不清楚他的樣貌,可是感覺給予別人一種特別的感覺,到底是什麼呢?

 

大野用力的在思考著這個問題,眼睛也漸漸失去焦點,走進了一個只屬於自己的一個世界。

 

他,很可愛,對他大野智來說很有魅力。

 

想到了,大野的目光又重新回到那個人的身上,只看見那個人抬頭然後又低下頭避開自己的目光。

 

還真可愛呢。

 

 

21.

「雅紀、想不想出去走走?」用另一個說法就是我想跟你去約會。

「可以啊。ちゃん,一起嗎?」

「我相信櫻井君應該不想出去的了,而且他應該想跟リーダー交個朋友的,對不對、櫻井君?」搶在櫻井說話前發言的就是松本沒錯,用著凌厲的語氣恐嚇著櫻井。

「呃、是啊是啊。我也想交交新朋友呢,你們出去吧不用理會我的。」接收到松本的凌厲眼神加語氣,櫻井也不敢再說什麼。

「那麼我們走吧、雅紀。」松本聽見櫻井的答覆,非常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拉著相葉的手,走了。

 

「呃、那個、我是櫻井翔,請多多指教。

「翔、翔くん?」大野疑惑的語氣在櫻井耳中非常的可愛,櫻井都快要暴走了。

「是哦。

「翔くん、很可愛呢。

「欸、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na★れな。 的頭像
rena★れな。

夢でいいから

rena★れ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